当前位置 : 首页 / 魅力启东 / 江海文化

正月半为啥吃馄饨


来源 : 发布时间 : 2018-01-08 访问次数 :
【字体 :

  在启东、海门一带,有这样一个风俗:每逢正月十五,不管是新女婿老女婿,都要把丈人丈母接到家里吃馄饨。为什么呢?说起来有个故事。 

  以前,启海有个姓吴的县太爷。这太爷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,名字叫玉琴。那玉琴心灵手巧,会包一手好馄饨,包出的馄饨味道特别鲜美。县太爷最爱吃女儿包的馄饨。

  漂亮的玉琴姑娘,偷偷地爱着她家府里伙计春生。这春生自幼父母双亡,十六岁就进吴府当花工。他不辞劳苦,把一院子花木点缀得如画一般。一次,春生正在忙着搭花架,突然额头被马蜂蜇了一下,顷刻间头眼肿胀,热辣辣地痛得难忍。玉琴一见十分心疼,急忙走上去用嘴为春生吸吮马蜂的毒汁。这事恰巧给吴太爷发觉了,他气得暴跳如雷,即刻唤来家丁,将春生毒打一顿,关进了肮脏的柴房。可怜春生头上被马蜂叮咬处,不几天竟慢慢化脓,生了一头的癞疮。

  玉琴被反锁在闺房里。她整日想念春生,面貌消瘦了好多。后来得知春生关在柴房里生了满头癞疮,暗自流了不少泪。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,玉琴从窗口跳出,来到柴房流着泪说:“春生,春生,我们快逃出去吧!”春生对玉琴摇摇头说:“我怎忍心让你跟我受苦呢?何况我满头癞疮,成了丑八怪,你还是回去吧!”玉琴不依,她泣不成声:“我不嫌你丑,只要我俩恩爱,天涯海角我都跟你去。”

  春生和玉琴便悄悄地摸出后院门,急急上了路,行了整半夜,逃出启海地界,在通东一所破庙里歇下来。春生安顿好玉琴,就拾了一些干草,在庙里点火煮粥。不想粥煮熟后锅盖一揭,洞顶上几条壁虎被热气熏得落下来掉进锅内。因天暗无灯,春生没有发觉。他舀了一碗粥要玉琴吃,可玉琴哪里吃得进,春生只好一个人吃起来。实在饿透了,春生狼吞虎咽竟把毒壁虎也吞下肚去。不一会儿,春生浑身奇痒,忙到河里透浸了一阵。没想到毒病要用毒药医,过了几天,春生头上的癞疮全部脱了,竟长出了一头新发。

  玉琴十分开心。她忽然想起自己会包一手好馄饨,与春生一商量,便在破庙前搭了间草棚摆起了馄饨摊。由于他们的馄饨味道特别鲜美,生意就慢慢兴隆起来。第二年,他们又添了个小孩,取名叫强强,三口子生活蛮美满。

  小强强六岁那年正月十五,天气十分暖和。时近中午,突然西北风狂起,鹅毛大雪压天而下。这时草棚里来了一个避雪人,玉琴留神一看竟是自己的父亲。原来是吴太爷办事有功,已升任通州知府。他今天来通东私察,不料路过此地正遇漫天大雪,只好借草棚暂避。因时隔多年,玉琴辛劳从业已完全换了装束,春生治好癞疮也改了模样,吴太爷根本没认出他们。

  玉琴虽离家多年,但时常挂念爹娘。今天看到父亲两鬓已白,坐在板凳上不时寒颤,心里有几分痛惜,但又不敢上前搭话。她忽然心里一亮,动手煮一碗馄饨,叫小强强端去。吴太爷正冷得直搓手脚,见小强强端来热馄饨,连忙双手接过。一只馄饨下肚便觉得这鲜美的味道似乎在什么地方吃到过,就放下碗筷细细盘问小强强。小强强道出父母的姓名,吴太爷顿时老泪横溢,悲喜交集地抱起小强强,亲着他的脸说:“我的小宝贝,叫我一声亲外公。”

  这时,玉琴早已泪挂两腮,忙和春生跪在地上,哽咽着说:“不孝孩儿叩见爹爹。”吴太爷忙将两人扶起,红着脸说:“都怪爹娘一时糊涂,害你们受苦了。”春生立即端凳,请吴太爷上座,大家欢欢喜喜吃了一餐馄饨。

  第二天,春生、玉琴带着小强强,随同吴太爷一起回府见了吴太太,全家团聚,热闹非凡。吴太爷、吴太太希望女儿女婿留在府中,玉琴执意道:“我们已做惯馄饨摊生意。如在府中闲着,反觉无聊哩!”不几日,他们又重回草棚去了。

  团圆之日是正月十五日,所以吴太爷规定每年正月十五都要专程去看望女儿女婿,特别是去品尝玉琴亲手包的馄饨,共度元宵佳节。以后,当地老百姓也以此为样,在正月十五,女婿都要去接丈人丈母来吃馄饨。

  这风俗,一直流传到现在。

记录者:陈淳生   范成章

  (文广新局)